國際社會要做“幫手”、止“黑手”,共抗“暴力病毒”
2019/10/27

  外交部駐港公署特派員謝鋒:

  ——“街頭暴力”病毒正在香港肆虐蔓延,它不是SARS,卻比SARS更致命。

  ——“街頭暴力”病毒沒有國界、毫無底線,而且極易與“民粹主義”、“分裂主義”、“極端主義”等其他病毒交叉感染,甚至變異為“恐怖主義”毒瘤。

  ——一旦“違法達義”和“街頭暴力”的“潘多拉盒子”被打開,沒有國家能夠獨善其身,人類文明將面臨浩劫。

  ——在血淋淋的事實面前,一些外國勢力仍然選擇性“失明”“失聰”,甚至睜著眼睛說瞎話,昧著良心搞破壞。

  ——有良知的人們不禁要問,為什么當街頭暴力發生在你們本國時,警察執法就是天經地義、維護法治,而在香港就成了過度執法、侵犯人權?為什么在你們本國實行禁蒙面法就是正當必要,而在香港就成了壓制民主和自由?那些蒙面黑衣人,如果是表達民主訴求,又為什么不敢以真面目示人?他們的“民主”就那么見不得人、需要蒙面嗎?見不得光的,到底是他們掛在嘴上的“民主”,還是違法暴行?

  ——上周,美國會眾議院通過了所謂“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保護香港法案”和“與香港站在一起”決議案。有良知的人們不禁要問,這些議員何其虛偽,一方面污蔑中國中央政府侵蝕特區自治權,另一方面卻通過美國立法赤裸裸地干涉中國內政和香港事務?他們又何其傲慢,竟對法治和自由指數排名均比美國高的香港指手畫腳?

  ——他們究竟是“保護香港”,還是縱容暴力、庇護暴徒?他們道貌岸然、口口聲聲“與香港站在一起”,為何所作所為卻“與暴徒站在一邊”?

  ——反修例根本就是一個幌子。香港反對派及其背后外國勢力的真實目的就是要搞亂香港,推翻合法政府,搶奪管治權,就是要把香港變成獨立或半獨立的政治實體,顛覆“一國兩制”。

  ——止暴制亂刻不容緩!國際社會不能保持沉默,不能隔岸觀火,不能幸災樂禍,更不能助紂為虐。大家要做香港繁榮穩定的“幫手”,堅決制止煽動街頭暴力的“黑手”,共同抗擊“暴力病毒”!

  香港特區行政長官林鄭月娥:

  ——止暴制亂、恢復秩序是我們的首要任務!

  泰國副總理頌奇:

  ——(香港當前狀況)多年前也曾在泰國發生,導致泰國錯失了好幾年的發展機會。泰國是香港真正的朋友,站在行政長官和香港人民一邊。

  新加坡國立大學李光耀公共政策學院教授馬凱碩:

  ——暴力非常危險,因為暴力意味著更多暴力,所以港人首先要達成停止暴力的共識。

  復旦大學中國研究院院長張維為:

  ——來自香港內外的某些敵對勢力企圖將香港的一切政治化,這是非常危險的。

  ——香港媒體對內地事務的主流報道幾乎是可笑的。我常對朋友說,對這些媒體的報道可以反過來讀。

  劍橋大學高級研究員馬丁·雅克:

  ——當前香港局勢是回歸以來最嚴重的一次。…… 我們看到了這種極度暴力和虛無主義行為。

  ——香港經濟沒有競爭力,它是反競爭的,是從英國殖民主義繼承而來的寡頭壟斷的經濟。香港亟需進行一場自己版本的“改革開放”。

  前倫敦經濟與商業政策署署羅思義:

  ——主導(香港當前這場)暴力騷亂的人動機很明顯,這與他們提出的“五大訴求”毫無關系。他們想要一個不是中國一部分的、單獨的香港。

  ——認為香港可以與中國分開發展是徹頭徹尾的幻想。香港不會從中國被拖走,它將永遠是中國的一部分。香港前行的唯一出路是用好作為中國一部分的優勢。

  人大重陽金融研究院執行院長王文:

  ——香港需要美國的投資、需要美國的貿易、需要美國的資金、需要美國的科技創新,但不需要美國的政客。不要相信美國的政客!這是過去20年的事實證明的。

  中歐論壇創始人高大偉:

  ——像我這樣一個來自巴黎的法國人都對中華文明有如此熱情,如果香港的年輕人對國家有正確的認知,那么他們會同樣對中國感到尊重和欽佩。

推薦給朋友:   
全文打印       打印文字稿
意甲2019赛程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