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暴力 護法治 支持“一國兩制”行穩致遠
——謝鋒特派員面向外國駐港領團、商會、媒體發表演講
2019/08/31
 
 

尊敬的駐港領團、商會、企業和媒體朋友們,  

  再次歡迎大家參加外交部駐港公署主辦的活動。今的活動主要包括兩個主題就大家關心的近期香港形勢向各位介紹情況,幫助大家了解真相和中央政府、特區政府的立場。二是請大家參觀港珠澳大橋,考察粵澳合作中醫藥科技產業園,親身體驗“現代世界七大奇跡”之一的魅力,實地感受粵港澳大灣區建設的發展前景。

  我想六個方面分享一些看法。  

  一、處理國與國關系必須從不干涉別國內政開始   

  17世紀初,國際法鼻祖格勞秀斯提出主權平等,強調國家無論大小強弱都擁有同等權利和義務,為威斯特伐利亞以降的國際關系奠定了基石。作為主權平等的必然要求,不干涉別國內政原則應運而生。 

  著名國際法學家瓦泰爾論述道:“國家自由與獨立的必然結果,就是她們有權以其認為適當的方式進行自我管理,任何國家都沒有絲毫權利去干涉別國內政。在國家的所有權利中,主權無疑是最嚴肅的,其他國家必須給予最誠敬的尊重。”  

  主權平等和不干涉內政已成為現代國際法基本原則和國際關系基本準則。  

  聯合國大會于1970年通過的《國際法原則宣言》進一步明確:“每一國均有選擇其政治、經濟、社會及文化制度之不可移讓之權利,不受他國任何形式之干涉”,“任何國家或國家集團均無權以任何理由直接或間接干涉任何其他國家之內政或外交事務”。  

  聯大通過的《關于各國內政不容干涉及其獨立與主權之保護宣言》、《各國依聯合國憲章建立友好關系及合作之國際法原則之宣言》、《不容干涉和干預別國內政宣言》等也指出:各國有義務避免利用和歪曲人權問題,以此作為對其他國家施壓,或在其他國家內部制造猜忌和混亂的手段;有義務避免從事任何旨在干涉他國內政的誹謗運動、污蔑或敵意宣傳;有義務避免以任何形式或任何借口采取任何動搖或破壞另一國家穩定或其任何制度的行動或企圖。  

  外交和領事人員是派出國在接受國的官方代表,國際法對其職能有明確規定,要求他們不得干涉接受國內政。《維也納外交關系公約》第41條和《維也納領事關系公約》第55條明確規定,外交和領事人員“負有尊重接受國法律規章之義務”,“并負有不干涉該國內政之義務”。國際法院在解釋為何必須確立不干涉別國內政原則時說,“這是因為就事物的本質而言,(干涉別國內政)總是最強權的國家所為,會輕而易舉地妨害國際正義”。一語道破干涉別國內政的霸權實質。  

  從過去到現在,包括中國在內的許多發展中國家都深受外國強權干預之害。近期,個別國家粗暴干涉香港事務和中國內政,甚至威脅取消香港的經貿待遇、對特區政府官員進行制裁。這些國家的官員、議員、駐港領事等頻繁同“港獨”激進勢力會面,將暴力行為說成是“美麗的風景”,顛倒黑白地詆毀誣陷香港警隊,無中生有地指責北京“侵蝕港人自治和自由”,恬不知恥地聲稱其外交官“同世界各國反對抗議人士會面,不只在中國香港”。這些人以赤裸裸的言行,公然蔑視不干涉內政原則公然踐踏國際法和國際關系基本準則。  

  干涉別國內政的行為嚴重違反國際法,損害各國的共同利益,是世界動亂的根源。我們呼吁國際上一切愛好和平、尊重法治的正義力量團結起來,捍衛包括不干涉內政在內的國際法基本原則和國際關系基本準則,共同維護以國際法為基礎的國際秩序。  

  二、拿《中英聯合聲明》說事、插手香港事務是完全錯誤的  

  近期個別國家頻頻拿《中英關于香港問題的聯合聲明》說事,妄稱有權據此“監督”香港事務。大家只要讀一讀《聯合聲明》,真相就會大白。  

  《聯合聲明》是中英間關于中國收回香港及有關過渡期安排的重要文件,其中沒有任何條款賦予英方干預回歸后香港事務的權利,而且涉及英方的條款均已履行完畢。  

  首先,《聯合聲明》共有8條正文和3個附件。第1條規定中國對香港恢復行使主權,第2條規定英國將香港交還給中國。香港回歸后,這兩條已同時履行完畢。第3條及附件一是關于中方對香港基本方針政策的原則闡述及具體說明,但沒有任何涉及英方權利和義務的表述。第46條和附件二、附件三規定兩國在回歸過渡期的有關安排,包括雙方在香港的行政管理、中英聯合聯絡小組的設立和運作、土地契約以及批約等事項。第78條是關于實施和生效的條款。這些規定隨著香港回歸和各項后續工作的完成也都已履行完畢。  

  第二,《聯合聲明》中的對香港基本方針政策及具體說明,系中方單方面政策宣示,純屬中國內政,不是雙方協議內容。《聯合聲明》第3條明確表示,“中華人民共和國決定在對香港恢復行使主權時,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第三十一條的規定,設立香港特別行政區”。這表明,在港實施“一國兩制”的法律基礎是中國《憲法》,并非基于《聯合聲明》。  

  第三,《聯合聲明》更沒有任何條款規定英方在香港回歸后對香港承擔任何責任。英方因《聯合聲明》產生的與香港的法律聯系,最遲在中英聯絡小組200011日終止工作時已不復存在。英方無權再根據《聯合聲明》對香港提出新的權利或者責任主張。簡言之,對于回歸后的香港,英國一無主權、二無治權、三無“監督”權。  

  需要指出的是,《聯合聲明》只是中英間雙邊文件,內容不涉及其他國家。根據一般國際法,其他國家和組織更是無權假借《中英聯合聲明》干涉香港事務。  

  三、從法理角度全面準確理解“一國兩制”  

  “一國兩制”是中國政府單方面的政策宣示,是基于國際法主權平等原則以及和平解決爭端原則的主動創造性實踐,是中國對國際法發展的重大貢獻。全面準確理解“一國兩制”,必須把握好兩點:  

  首先,要認清中國《憲法》是香港特區的“根”和“源”。實行“一國兩制”的香港特區是根據中國《憲法》設立的。早在1982年,中國《憲法》就列入“國家在必要時得設立特別行政區”的規定,遠遠早于1984年的《中英聯合聲明》。《基本法》是“一國兩制”的具體化和法制化。國家《憲法》和香港《基本法》共同構成香港特區的憲制基礎。只講某一方面或者把二者割裂開來、對立起來,都是不完整、不準確的,也不符合香港回歸以來的實際情況。  

  第二,要把握好“一國”和“兩制”的關系。“一國”是“兩制”的基礎與前提,“兩制”是在“一國”之內的“兩制”。香港《基本法》第1條就指出“香港特別行政區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不可分離的部分”,第12條規定“香港特別行政區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個享有高度自治權的地方行政區域,直轄于中央人民政府”。這說明,香港隸屬于國家,是中國的香港,不是獨立或半獨立的政治實體;中央對香港擁有全面管治權,香港依《基本法》享有高度自治。如果“一國”原則受到沖擊,“兩制”就無從談起。作為中國的一個地方行政區,香港肩負維護國家統一與領土完整、維護國家主權安全的憲制責任。任何危害國家主權安全、挑戰中央權力和基本法權威、利用香港對內地進行滲透破壞的活動,都是決不能允許的。  

  在“一國”基礎上,我們尊重“兩制”差異依法在香港實行高度自治的立場也是明確的、一貫的。  

  回顧150多年的英國殖民統治,沒有一任港督是由港人民主選舉產生,絕大部分時間立法機構成員是由港督任命。與之形成鮮明對,香港回歸以后,港人依法當家作主、自行管理特區自治范圍內事務。香港居民前所未有地享有廣泛的民主權利和自由,任何不抱偏見的人都會否認這一事實。是,仍有一些人昧著良心地主張某些香港從未存在過的所謂“權利”,反過來栽贓中國中央政府“侵蝕”這些“權利”,這些謬論于法律無據、事實不符,再次暴露了他們的偏見、傲慢和虛偽。  

 

]

  四、國際社會應該共同反對暴力  

  近期,香港一些極端激進分子以反修例為幌子肆無忌憚實施暴力犯罪,正將香港推向極其危險的境地。  

  香港本來是一個美食、購物、行山的天堂,但這段時間,每到周末大家就開始犯愁,糾結還能不能外出,有沒有公交,會不會遇到危險。那些街頭暴徒喪心病狂地打砸搶燒,甚至呈現出恐怖主義特征,已經嚴重威脅到每個生活在這里的無辜居民,包括在座各位。  

  香港經濟也倍受打擊,已經“五勞七傷”。單是香港機場癱瘓一天,貨運損失就高達100億港幣。78月香港酒店入住率連續下跌了30%,訪港旅客數量年跌幅擴大至31%6-8月餐飲業流失營業額35億港幣。第二季度香港貨物出口按年跌幅增加到5.4%。已經有兩家計劃集資近百億美元的大型企業擱置在港上市計劃。特區政府將2019年經濟增長預測從2-3%下調到了0-1%  

  令人憤慨的是,國際上有些人、媒體、組織、國家,故意混淆和平游行與暴力犯罪,竟然把極端分子違法暴行與警察依法執法混為一談,甚至顛倒黑白美化暴力犯罪、詆毀香港警察,喪失了起碼的是非觀念和道德良知,暴露出徹頭徹尾的雙重標準,嚴重助長了暴徒們的囂張氣焰,無異于助紂為虐、火上澆油。  

  暴力是文明社會的公敵。搞亂香港、搞垮香港經濟沒有贏家。我相信,世界各國在香港設立領事機構,跨國公司來香港興業經營,為的是共享這里的發展機遇,而不是擔驚受怕,眼睜睜地看著香港凋敝衰敗。國際社會一切有正義感、愿意與香港共同創造美好未來的人,應該站出來,共同發出反對暴力的正義聲音。香港再亂下去,受苦的是香港民眾,受害的是被裹挾、被利用的青年人,受損的是包括各國企業在內的持份者。  

  五、盡快恢復香港法治  

  法治是社會正義、安全與秩序的根基,是人類的共同追求。法治也是香港繁榮穩定的重要基石,是港人長期珍視的核心價值。但是,一些人為了一己私利和政治目的瘋狂沖擊特區法治,已經到了歇斯底里的程度。  

  守法是法治最基本的要素。文明社會,每個公民都要服從并遵守法律,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法律保障的個人權利要以不影響他人合法權利及社會公共利益為限。  

  但是當下這些暴力極端分子視法律為無物,猖狂地在未經批準的時間、地點、路線舉行非法游行集會,肆意癱瘓機場,堵塞交通,圍攻警署,破壞立法會大樓等公共設施,甚至咬斷警員手指,“起底”1600多位警員及其家屬個人信息并威脅恐嚇,還毆打游客、記者和路人。這些令人發指的暴行在任何國家都是必須嚴懲的犯罪行為。  

  歷史反復證明,惡行往往打著正義的幌子。法國大革命時期,羅蘭夫人在行刑前留下一句為后人所熟知的名言:“自由,多少罪惡假汝之名以行”。還有一句名言說,“當法律被沉寂的時候,暴力就發生了”。少數人踐踏法治的“自由”就是剝奪大多數人正常工作生活的自由,就是讓文明社會倒退回弱肉強食的“叢林法則”。所謂“違法達義”就是這樣一朵飲鴆止渴的惡花。  

  那些極端暴力分子及其幕后的策劃者,往往蒙著面,躲在暗處,拿著外國護照隨時準備抽身潛逃!他們明知自己的所作所為見不得人,而且壓根不想為自己的所作所為承擔責任,卻裹挾大批不明真相者,特別是把香港青年人當作實現他們不可告人目的的賭注和人質,何其陰險毒辣!  

  香港當前的問題絕非所謂人權、自由與民主問題,而是要不要法治,要不要合法表達訴求,要不要依法懲治犯罪的問題。任由違法暴力分子以所謂“違法達義”等謬論作為擋箭牌,不受懲罰地破壞香港法治,到頭來危害的不只是香港的和平安寧和繁榮,而且是人權、自由、民主和法治的淪喪,是人類文明、正義的淪喪!  

  六、支持理性對話,反對脅迫訛詐  

  沒有誰比林鄭月娥行政長官更希望開展對話。提出修訂《逃犯條例》動議后,特區政府廣泛聆聽社會各界意見,并根據各方關切數次實質性調整草案內容。5月,林鄭月娥行政長官多次與在座的多位總領事、商會負責人溝通,當面聽取大家對修例的看法和建議。6月中旬,在修例問題引發激烈爭議后,特區政府決定暫緩修例工作。此后,林鄭月娥行政長官多次表示特區政府愿以謙卑的態度與各界真誠對話,前不久還宣布建立對話平臺,提倡不分階層、不分顏色、不分年齡進行持續對話,表示愿意接觸盡可能多不同背景、不同政治立場的市民,包括曾經參與示威的市民,通過對話和溝通促進相互理解, 一起尋找出路。大家難道不應該歡迎和支持行政長官和特區政府這樣開包容的態度嗎?  

  與此形成鮮明對照的是,反對派和極端勢力卻得寸進尺、不依不饒,頑固糾纏所謂“五大訴求”,揚言政府不答應就堅決不對話,以不斷升級的極端暴力行為脅迫特區政府。反對派和激進勢力在特區警方已經明確發出反對通知書的情況下,還執意要在“8.31”這一敏感時間節點上街滋事、挑動對抗、煽動暴力。  

  既然要對話,就應該秉持相互尊重開放包容的態度理性協商尋找建設性辦法。回應不等于答應,對話預設先決條件。還未對話先下逼迫對方照單全收,這不是對話而是赤裸裸的“敲詐勒索”!事態的發展越來越清楚地表明,這些極端激進分子是打著對話旗號行阻撓對話之實!他們的真正目的不是修例、不是對話,而是顛覆特區合法政府,以非法手段搶班奪權,挑戰“一國兩制”底線!我提醒各位擦亮眼睛,不要被某些人高喊對話的假象蒙蔽,更不要被他們利用。

 

  

 

  朋友們,  

  今年是香港回歸祖國第22個年頭。22來,“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方針得到切實有效落實22年來,香港也曾經歷波折,但在中央政府的堅定支持和內地同胞的守望相助下,總能夠化險為夷、轉危為機。  

  當前,香港面臨回歸22年來最危險、最嚴峻的局面中央政府堅定支持林鄭月娥行政長官領導的特區政府依法施政,堅定支持香港警隊和司法機構果斷執法、嚴正司法,堅決支持絕大多數香港同胞反暴力、護法治、撐警隊的正義之舉。中央政府有足夠多的辦法、足夠強的力量迅速平息可能出現的各種動亂。任何妄想在香港制造動亂、破壞香港繁榮穩定和“一國兩制”的圖謀都注定不會得逞。  

  在此,我要重申,香港是中國的香港,香港事務純屬中國內政任何外國政府、組織或個人干預香港事務的行徑,必將遭到包括香港同胞在內的全體中國人民的堅決回擊!我要呼吁,國際社會站出來,共同向極端暴力行徑說“不”,共同支持特區政府止暴制亂、恢復秩序!我還要倡議,所有期待香港繁榮穩定的國家、企業和有識之士,積極參與到粵港澳大灣區建設中來,抓住難得的歷史性機遇,共創更加美好的未來!  

  謝謝大家!  

推薦給朋友:   
全文打印       打印文字稿
意甲2019赛程时间